綠茶小說網 > 终极传承下载 > 小花仙人物介绍
本書標簽: 郑允智  少年神探狄仁杰2  学院姐妹     

小花仙人物介绍:

小花仙人物介绍

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來的媳婦發誓
尤其是最前麵一位身騎白馬,一身銀白明光甲胄的身影,頭盔上一抹紅纓在風中飄灑跳躍,似是一團劇烈燃燒著的火焰一樣。
這人高大威武,神駿非凡。
隔著老遠,都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威壓,似是山巒迎麵崩催倒塌碾壓而來,令楊大山情不自禁地產生出一種呼吸困難的窒息感。
這絕對是大人物中的大人物。
起碼是營主級的將軍。
北海帝國的軍事建製,為一隊十人,十隊一衛,十衛一營,十營一部,十部一軍,營主將領手底下有千級戰力,妥妥的頂級大人物了。
這一隊二十多騎士,策馬奔騰之時,爆發出來的氣勢,簡直是堪比千軍萬馬。
“是公孫將軍。”
“【小戰神】公孫白。”
“公孫將軍來救九七电影院了。”
被扒光了上衣做苦力的朝暉軍士兵們,遠遠地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驚喜萬分,不自覺地停下來,壓低了聲音歡呼起來。
自從參軍以來,自從戰爭爆發以來,從來就隻有他們欺負人,從來沒有人敢欺負他們。
結果一夜突襲,預想中一場碾壓般的屠戮和劫掠,卻瞬間慘敗,堂堂帝國士兵,變成了階下囚苦力,這讓他們如何能夠接受?
如果不是因為雲夢人的毒打太厲害,他們早就暴動了。
現在好了。
巍山部有名的【小戰神】公孫白來了。
被俘的巍山部士兵們,不由得都喜極而泣。
有救了啊。
與此同時。
雲夢營地中的人們,也注意到了遠處奔湧而來的二十騎。
然而和楊大山等人的反應不同,雲夢人就顯得很淡定了。
他們站在原地,笑嘻嘻地看著,交頭接耳地相互議論著,一副一切都和雲夢營地無關的樣子,站穩了準備看好戲的樣子,讓楊大山等人非常的不理解。
這些雲夢人竟是一點兒都不害怕?
無知者無畏?
他們怕是還不知道,這白馬銀甲明光鎧的將領,有多可怕吧。
反正楊大山幾人,心一下子就懸了起來。
希望不要真的打起來。
否則,他們這些打工者,可就要被殃及池魚了。
這時——
二十騎來到了雲夢營地外。
希律律!
駿馬嘶吼聲之中,二十騎徐徐停下。
動作整齊劃一。
白馬銀甲,俊逸如神。
當真是耀武揚威,馬俊人威。
“雲夢營地林北辰聽著,我家將軍乃是巍山部白馬營之主,速速出來答話,否則……”
一位白馬騎士吐氣開聲喝到。
玄氣運用精妙。
清越洪亮的聲音,在玄氣秘術的增幅之下,宛如炸雷轟鳴一般,徐徐回蕩在整個雲夢營地上空,激蕩起一層層的氣浪翻滾。
但是話還沒有說完——
啪!
一道響亮的鞭聲,將其打斷。
“啊……”
洪亮的聲音變成了洪亮的慘叫。
楊大山等人瞠目結舌地看到,那個開口說話的白馬騎士,被銀色大老鼠一鞭子,直接就從馬上被抽了下來,滾落在灰塵之中。
喜極而泣的俘虜們亦是微微一呆。
幾百張臉的表情,瞬間凝固。
∑(O_O;)?
“大膽孽畜,找死。”
【小戰神】公孫白一見,頓時大怒。
他肩膀微微一晃,身形已經如閃電一般,從馬背上躍起,人在半空,按住腰間的劍柄,殺敵無數的長劍,已經出鞘半寸……
整個動作一氣嗬成,瀟灑無比。
然而——
啪!
又是一聲清脆的鞭聲。
堂堂巍山部【小戰神】公孫白,實力何等強大,武道宗師級的戰力,巍山部萬人大軍之中的佼佼者,結果竟是也被銀色大老鼠輕描淡寫的一鞭子,給抽的飛了出去……
三尺寶劍直接脫手飛出!
什麽?
o((⊙﹏⊙))o?
楊大山等人的眼珠子,差點兒直接就瞪爆。
“將軍……”
“將軍接劍!”
旁邊的白馬騎士也是反應極快。
有人抽出自己的寶劍,拋向半空中的公孫白。
公孫白人在空中,動作優美,姿勢瀟灑地施展身法,劃出一個曼妙的弧度,伸手一摘,將屬下拋過來的長劍握在手中,落地稍稍一頓,又騰空而起!
“剛才大意了,小老鼠,你給我……”
他一臉冷笑,出劍如龍。
劍光映天。
的確是令人咋舌的劍道戰技。
強大兩個字,一下子仿佛是寫在了他英俊的臉上。
然而——
啪!
又是一聲鞭響。
隻見銀色大老鼠這一次一甩鞭子,不但將公孫白手中的長劍給抽飛,更是將公孫白直接纏了起來,綁成了粽子一樣。
“啊,給我開!”
公孫白大喝。
他渾身爆出雷光屬性的玄氣。
想要將摻在身上的鞭子掙脫。
但連掙三次,也不知道什麽材料製成的長鞭,竟是紋絲不亂,絲毫沒有斷裂的跡象。
而這樣的動作,一下子就惹惱了銀色大老鼠。
隻見這一米高的胖鼠,一臉憤怒的樣子,握著鞭子的前肢,就左右輪風車一樣甩了起來。
砰砰砰砰!
巍山部【小戰神】公孫白,就像是一個白色麻袋一樣,被甩來甩去,砰第一聲撞在這邊地麵,然後又被甩過去嘭地一聲撞在另一邊地麵。
冬天被凍硬如生鐵一樣的鹽堿地麵上,瞬間被砸出一個個‘太’字形的人體凹陷。
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一陣塵土飛揚之中,銀色大胖鼠已經停了下來,前肢手腕一抖,纏著公孫白的鞭子就鬆開來。
“噗……”
英俊的【小戰神】滾落在地上,張嘴噴出一口白沫子,灰頭土臉,四肢抽搐,已經陷入到了深度昏迷之中,不省人事。
ヾ(??﹏?)???
楊大山等人嘴巴張的可以吞下去一個西瓜。
有幾個外鄉人把嘴角都張裂流血了,都恍然未覺。
而那些個之前還喜極而泣低聲歡呼的俘虜們,凝固的表情逐漸變化,相互對視,然後一聲不吭,立刻馬力全開,以最快的速度,開始運送木材和石料……
仿佛之前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。
仿佛根本就沒有什麽【小戰神】之類的人物出現過。
雲夢營地裏的一片哄笑聲。
笑聲與營地外那殘暴的一幕如此地不搭。
這笑聲之中,楊大山等人嘴角抽搐。
這一刻,楊大山猛地想起了早上廖永忠說過的一句話——
“可不要小看光醬哦,它是連武道宗師都可以吊打的王級魔獸……”
當時還以為這是雲夢人對於自己家公子的盲目崇拜而吹噓。
現在看來……
竟然他媽的是真的。
那個神經病小白臉,命實在是太好了吧。
竟然可以得到如此強大的戰寵。
怪不得這麽囂張。
好羨慕啊。
雲夢營地裏此起彼伏的哄笑聲,終於把外麵白馬上驚得喪失了反應能力的白馬騎士們給驚醒了。
“大人……”
“快救將軍。”
“放箭。”
剩下的騎士,大聲地呼喝著。
他們也不愧是精銳戰部的士兵,反應可謂迅速。
但並沒有什麽卵用。
因為當他們剛剛取出手.弩,就見銀色大胖鼠身邊那頭唱著翅膀的小老虎,突然懶洋洋地張嘴咆哮了一聲。
“嗷嗚——!”
略顯奶聲奶氣的吼聲。
聽在所有人的耳中,隻覺得奶萌有餘而威懾不足。
但對於二十匹白馬來說,卻仿佛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聲音一樣。
“希律律!”
一片驚慌失措的馬鳴嘶吼聲。
訓練有素的、哪怕是遇到海族巨獸也絕對不會驚慌失措的白色精銳戰馬,竟是嚇得屎尿齊流,尥蹶子將背上的騎士直接掀翻,然後齊刷刷地都前腿一軟,跪在了地上,一動都不敢動!
幾十個挖礦軍的士兵衝出來。
這些家夥不由分說,揮動著礦鏟,動作熟練而又快速,輕輕鬆鬆就將所有的白馬騎士都打翻在地,直接扒掉了身上的鎧甲,隻剩下了短褲!
就連威名遠播的【小戰神】公孫白也不例外。
“哇,怪不得要叫公孫白,屁股果
然很白呢。”
“臉也長得白。”
“呸,該死的小白臉。”
“噓,你小聲點,咱家公子也是……”
“你才小心點,叫英勇無敵大元帥。”
“哦,對對對……嗬嗬,不是我拍馬屁,就這小白臉,能和咱們家英勇無敵大元帥的小白臉相比?”
挖礦軍士兵們將白馬騎士捆起來,就又是一頓毒打。
鬼哭狼嚎一般的慘叫聲,淹沒了雲夢營地的大門口。
正在搬運木材和石料的俘虜們,聽到這熟悉的聲音,頓時一陣陣的心中發寒腿肚子發軟,都想起了昨天晚上那個噩夢般的夜晚。
這些雲夢野蠻人實在是太殘暴了。
不就是想要讓九七电影院做苦力嘛。
直接說不就行了。
非要狠狠地毒打一頓。
九七电影院可都是省會大城的文明人,是可以用語言交流的,非要毒打,好像不打九七电影院,九七电影院就不會好好幹活一樣。
哎。
楊大山等人看著營地外那荒誕的一幕幕,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。
他們現在終於明白,昨夜在那五百巍山戰部士兵身上,到底發生了什麽,也終於明白,為什麽那五百桀驁不遜的士兵,竟然會乖乖地伐木采石。
雲夢人簡直是魔鬼。
“啊,吵死了。”
營地中央鶴立雞群般醒目的豪華奢侈大帳中,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傳出來。
接著就看身穿著睡衣,頭發睡得亂糟糟的林北辰,掀開帳門走了出來,一臉睡衣惺忪,揉著眼睛,氣的大罵道:“一大早上的還要不要讓人睡覺了,誰在大呼小叫啊,吵死我了。”
“少爺。”
跟在身邊的王忠湊近了諂笑道:“現在已經下午了。”
砰。
林北辰飛起一腳,將王忠踢飛。
“狗東西,我不知道現在已經下午了嗎?本少爺我為了營地殫精竭慮,冥思苦想,嘔心瀝血,費盡心思……昨晚上很晚才睡的,就不能讓我補補覺,好好休息一下嗎?”
“是是是,少爺您說的對,被動怒,動怒對身體不好。”
王忠挨了一腳,喜滋滋地湊上來道。
倩倩和芊芊兩個美少女,端著漱口水,熱毛巾走出來,俏臉含春,媚眼如波,笑盈盈仔仔細細地位林大少漱口梳洗。
這一幕,雲夢營地中的眾人,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但楊大山等人,遠遠地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嘴角趔趄,竟然讓這樣的暴力女神伺候洗漱?
這更加確定了他們對於林北辰的印象——
紈絝。
不學無術。
粗魯。
殘暴。
懶惰。
反正就各種足以形容一個寄生蟲一樣的敗家子的詞語,按在這個小白臉的身上,絕對一點兒都不過分。
至少從他們的角度看到的信息,絕對是如此。
楊大山陷入到了深深的疑惑。
這樣一個敗家子,為什麽雲夢人還這麽愛戴和擁護呢?
“我是來談判的……”
終於,一聲屈辱的怒吼,從被打的鼻青臉腫,剛剛蘇醒的【小戰神】公孫白的口中咆哮而出,道:“我代表巍山戰部,來和林北辰談判……我要求見林北辰……”
啪。
一個礦鏟直接呼在了公孫白的臉上。
“老實點。”
手握礦鏟的莊不周,大怒道:“我家英勇無敵大元帥的名字,也是你配叫的?”
“我找林公子……”
啪。
“我找大元帥……”
啪。
“我找英勇無敵的大元帥……這下總行了吧啊啊啊?”
連續被呼了三礦鏟的公孫白,哪怕是有武道宗師級的肉身強度,也終於是被呼的兩縷鼻血從鼻孔中流淌了下來。
但好像也是這三鏟子,讓他腦子裏突然開了竅,終於說對了稱謂。
於是,挖礦軍指揮官莊不周這才滿意地點點頭,將他拖到了林北辰的身前。
“英勇無敵大元帥,這個小白臉說要找您談判。”
莊不周恭恭敬敬地道。
對別人重拳出擊,對林北辰唯唯諾諾。
“咕嚕嚕……”
“he-tui-!!!”
林北辰仰頭漱口,然後一口漱口水吐在地上。
他斜著眼睛看了一眼公孫白,從倩倩的手中,接過鯊魚骨打造的鑲金梳子,一邊打理自己的發型,一邊漫不經心地道:“談判?談什麽叛?我要條件答應了嗎?白天那夥人,五十萬贖金,昨晚五百士兵,一百五十萬贖金,準備好了金幣,就來領人,沒有錢,一切都免談!”
公孫白原本要說的話,一下子就被活活地噎在了嗓子裏。
說實話,他這些年見過的腦殘紈絝多了。
但像是林北辰這樣的鄉下蠻子,卻還是第一次見。
簡直囂張的沒邊了。
“我家將軍說……”
他努力地平複著自己的心情,盡可能地委婉表達道:“之前醉春樓的那些狗奴才,做事不長眼,招惹了林公子,他會嚴懲,昨夜的偷襲,他也願意做出補償,畢竟隻有實力相當的人,才有資格坐在談判桌上談判,林公子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,所以接下來一切都好說……”
“那就是說,你這次來,沒有帶錢嘍?”
林北辰梳頭的動作,一下子僵硬了下來。
可憐公孫白號稱【小戰神】,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無所畏懼,卻被眼前這紈絝一個簡單的動作,嚇得心頭狂跳,連忙道:“可不可以再商量一下,這價格太……”
說這句話的時候,公孫白簡直在心裏給自己默默地流淌下來了一滴眼淚。
太卑微了。
太憋屈了。
這還是以前那個自己嗎?
啊,為什麽會這樣。
我終於變成了以前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。
不過,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
遇到那種打打殺殺的對手,他根本不怕,大不了引刀成一快,不負少年頭。
但遇到林北辰這種腦殘神經病,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,偏偏不殺你,還各種羞辱人的手段輪番上,自己……
受不了這種羞辱啊。
“商量?”
林北辰大怒,一腳將公孫白踹翻。
指著【小戰神】的鼻子,破口大罵道:“商量個錘子,我告訴你,我林北辰可不是這麽好糊弄的,誰的麵子都不給……你去打聽打聽,我林北辰是出了名的認錢不認人,我隻要錢,隻要錢,懂了嗎?”
公孫白眼皮子狂跳,道:“是是是,談錢,可以談錢……”
“早這樣談,不救沒事了嘛。”
林北辰放下梳子,親手將公孫白扶起來,很熱情地笑道:“我這個人,就是容易衝動,脾氣也不太好……不過,隻要你談錢,那一切都好說,來人啊,給公孫將軍鬆綁……”
莊不周立刻親自過來,給公孫白鬆綁。
鬆綁的瞬間,公孫白腦子裏冒出了劫持林北辰,然後威逼他放人的想法,並且在瞬間決定就要付諸行動。
然而下一瞬間,林北辰主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“公孫將軍年輕有為啊,哈哈哈,哎呀這是誰下的手,看給公孫將軍打的,鼻青臉腫,鼻血都打出來了,還有沒有人性啊你們……”
林北辰很不要臉地道。
旁邊的莊不周等幾人,立刻裝啞巴不說話了。
而公孫白卻在這一瞬間,立刻就打消了劫持林北辰的想法。
因為對方隻是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但掌心裏蘊含著的力量,卻是幾乎將他瞬間打趴下,令他體內的玄氣激蕩不穩,幾乎要暴走。
這說明了什麽?
說明林北辰的實力,遠遠超出了他。
自己根本不是林北辰的對手。
看來,以前隻鱗片爪地聽到的一些,關於林北辰的傳說,有可能是真的——雖然這些事情,早就被封鎖,且禁製談論,但公孫白突然覺得,自己有必要冒險去好好地追查一下那些信息,裏麵到底隱藏了什麽。
公孫白被林北辰挽著手——準確地說,是強行劫持著,進了奢侈豪華大帳。
因為林北辰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,饒是公孫白有【小戰神】之稱,是一員猛將,但也根本反抗不了。
在被拉進去的那一瞬間,公孫白突然心中一驚。
不對啊。
自己現在全身上下都被扒的就隻剩下了一條短褲。
不會有什麽可怕的事情發生吧?
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。
他突然表情慌亂,伸手拉住了大帳的門。
但根本無濟於事。
“來嘛,不要害怕,我其實是一個好人……”
林北辰很熱情地拉拽。
最終就像是一隻小白兔被拉近了虎穴一樣,公孫白被強行拽了進去。
不知道為什麽,在這一瞬間,遠遠看著的楊大山,隻覺得一
股寒氣從尾椎骨爆發,直衝天靈蓋,忍不住夾住了自己的腿。
大帳裏很快就安靜了下來。
喧鬧結束了。
下午的工程很快就開始。
楊大山看到,那十九名白馬騎士,也被一頓毒打之後,乖乖地去搬石料運木頭,比昨夜被俘虜的那些士兵還要乖巧賣力。
呃?
我為什麽會想到乖巧這個詞呢?
楊大山一愣。
旋即意識到,哦,可能是白馬騎士們的表現真的是很賣力吧。
一直到一個時辰之後。
豪華大帳之中,傳出來了林北辰浮誇滿足的大笑聲。
“哇哈哈哈哈哈,公孫將軍真是我輩中人啊,我與你相談甚歡,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,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。”
豪華大帳門打開。
林北辰已經換了一身比較正經的衣服。
而公孫白也穿回了他的銀色鎧甲,身後白色錦披風,重新恢複到了那個英俊瀟灑的白馬將軍形象,臉上的淤腫都消失了,顯得精神振奮。
眾人的目光注視下,公孫白去和自己的十九個下屬打了個招呼,然後取回自己的白馬,縱馬離開,朝著第三城區疾馳而去。
林北辰看著公孫白消失的方向,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,臉上掛著一抹神秘的笑容。
一天時間過去。
楊大山等人在結算中,一人領取到了兩枚【北辰藥丸】,視若珍寶一樣地拿在懷中。
“林大少要見你們。”
崔明軌發完藥丸,徐徐地道:“跟我來吧。”
楊大山、胡老八等人頓時心中一緊。
那個大紈絝……
見九七电影院做什麽?
但根本不敢拒絕,隻好跟著崔明軌,第二次來到了豪華大帳之中。
隻見小白臉正仰麵朝天地躺在躺椅上,接受兩個美貌侍女的揉肩捏腿的按摩侍候。
畫麵果然是如想象之中的奢侈和奢靡。
“幾位壯士,在九七电影院雲夢營地中,工作的可還開心啊。”
林北辰笑眯眯地坐起來。
“很好。”
“吃得飽,還能賺藥丸……謝謝大少給九七电影院機會。”
“多謝大少。”
楊大山等人連忙畢恭畢敬地恭維道。
林北辰笑眯眯地道:“叫你們來呢,是想要說幾件事情……”
“第一件,本少爺要大建雲夢聖地,所以需要更多的勞動力,你們回去之後,可以在自己的營地裏宣傳一下,不管是男女,隻要有一技之長,都可以報名來做工,一人一天兩枚【北辰藥丸】,當天結算,絕對不拖欠克扣!”
“第二,不但是你們營地中的人,其他難民營中的人,也可以來報名參加,你們幫我放出話去,隻要是老老實實來建設社會主義……建設雲夢聖地,我都歡迎,一視同仁。”
“第三,本少爺要準備建設一座初級學院,招收各大難民營地的適齡兒童,不限男女,低價入學,提前報名可以打七五折……這件消息,你們也給我放出去。”
林北辰一口氣說完,目光在楊大山等人身上一掃,道:“聽明白了嗎?”
然而楊大山等人,卻依舊處於震撼震驚之中。忘了回答。
尤其是最後一條,開設初級學院的消息,震得他們腦子裏嗡嗡嗡好像是擂鼓一樣亂響,一片空白。
這麽說來,他們的孩子,竟然也有機會上學了?
對於楊大山這些人來說,這個點,無疑是觸動他們內心的最有力的一擊。
他們並不是天生流民。
他們曾經也有過安定祥和的生活。
他們也曾在創造了力所能及的生活條件,希望可以讓兒女輩有一個美好和順的未來。
戰爭打破了這一切。
如今他們隻能苟延殘喘一般地活著。
但誰有能否認,讓兒女接收到教育,能夠學習和修煉,成為強者,不是自己哪怕是低落到塵埃裏也不願意放棄的奢望呢?
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。
而隻有上學,才能改變貧苦的命運。
如果林北辰真的願意在流民營中開設初級學院的話,那對於他們來說,不啻於奢望的夢想照進了現實之中。
“還有什麽不明白嗎?”
林北辰見自己說完,幾個漢子都怔住了,心中又有點虛,難道這些人對於自己的子女是否有學上,完全不在乎嗎?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自己後續的一係列計劃,可都要改變了啊。
頭疼。
林北辰豎起中指,揉了揉眉心。
感覺自己這幾個夜白熬了。
就在林北辰有點兒頹敗的時候——
噗通噗通噗通!
楊大山等人竟是齊刷刷地跪了下來。
“隻要林大少真的願意開低價初級學院,九七电影院就算是流血流汗,也願意為林大少您宣傳呐喊!”
“為了兒子,我什麽事情都願意幹。”
“現在就可以報名嗎?”
外鄉漢子們激動萬分,眼中帶著期冀的目光,跪在地上,抬頭牢牢地盯著林北辰,希望從這個小白臉的表情中,看到真假。
林北辰反應過來,頓時大喜。
原來是高興過度,所以暈了啊。
嚇老子一跳。
還以為計劃出了問題。
“哈哈,放心吧,本少爺除了隻認錢,還是出了名的不騙人,”林北辰大笑,道:“你們八個人,如果真心誠意為本少爺辦事,那你們的子女,都可以免費入學,你們現在也許不會知道,能夠進入我的雲夢初級學院是多麽幸運的事情,嗬嗬,我可以負責任的說,以後風語行省的大貴族們,肯定會羨慕死你們。”
這話,真的不是林大少在吹牛逼。
他身邊有楚痕這些武道宗師做教導主任,有戴子純等武道宗師做教習,還有各種外掛做輔導工具,各種丹藥作為修煉資源,隻要給他三五年的時間,就算是一頭豬,他都可以培養成為王級魔獸。
何況是擁有智慧的人?
楊大山等人聽了,顯然也不是特別相信,但隻要是孩子能夠上學,就已經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了,頓時連連表忠心,態度比王忠還要諂媚。
林北辰又叮囑了一番。
“你們如果遇到什麽困難,就去找崔小城主,他會幫助你們解決。”
他道。
“崔小城主?”
楊大山麵露困惑之色。
“就是我。”
崔明軌在旁邊幽幽地道。
“明白明白。”
楊大山立刻點頭。
林北辰這才放他們離去。
……
銀焰城營地。
一片悲慘,愁雲籠罩。
“娘,娘我餓啊。”
隔壁武大家的幾個小孩子,餓的哇哇大哭,武大遺孀一邊哭,一邊安慰兒女,但家裏能吃的東西,都已經吃光,沒有任何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了。
“山哥,你說那小白臉公子,說的話是真的嗎?”
胡老八忍不住問道。
楊大山看了看身邊聚著的七個兄弟,咬咬牙,道:“我覺得可信,你們沒有看到嗎,就算是那個叫做【小戰神】公孫白的大將,都向林公子服軟了……”
他很自覺地開始用‘林公子’三個字,代替了之前的‘小白臉’。
“這倒是,小白……呸,林公子還未出手,他的戰寵就把二十名白馬騎士給解決了。”
“對了,還有一件奇事,差點兒忘記了和你們說。”胡老八一拍腦門,突然道:“今天遇到的怪事太多,我都被震暈了……我今天去營地的耕地裏,原本以為是要繼續開墾荒地,結果你們猜,我看到了什麽?”
“什麽?”
李老二問道。
胡老四壓低了聲音,神神秘秘地道:“結果去了一看,雲夢農民竟然在割麥子……我整個人都呆了,就是昨天開墾出來的荒地啊,今天竟然已經長出了成熟的麥子,可以收割了……簡直是個神跡。”
“什麽?”
“這不可能。”
“老八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
“昏頭了吧。”
其他人一聽,根本不相信。
昨天還在開荒,今天就可以收割小麥?
這怎麽可能。
“是真的。”
胡老八拍著胸脯保證道:“我用我未來的媳婦發誓,絕對是真的,我剛開始也以為我的眼花了,但我今天幹了一天,能眼花一天嗎?”
“我操,發這麽狠的毒誓?”
“竟然真的有這種怪事?”
眾人將信將疑。
這時候,周老四也道:“老八這麽一說,我也憋不住了,太邪性了,昨天我和安慕希大藥師的學徒一起開墾藥田,今天藥田裏的藥苗,就長熟了,可以收割了……”
眾人聞言呆住。
--------
耶,十二點之前大章,大家早點睡

上一章:斗龙战士凯风 小花仙人物介绍 最新章節 下一章:凤凰公主